子宫腺肌症,排卵期出血,会捐移吗_年试管婴儿有补助_951237

2021-02-24 22:35:52 来源:合肥晚报

第三次她发现血块后又住进医院,医生仍旧没发现问题所在。

后来Rowe去卫生间,发现自己竟然在分娩,胎儿的脚已经被娩出。

“我感觉两腿之间有什么东西,吓得尖叫起来。”

病友发现她的异常,按下了紧急呼叫按钮,医生马上赶到帮Rowe接生,

可是21周的胎儿太小了,根本无法脱离母体生活,很快就夭折了。

Rowe看到她死去的孩子感到非常惊讶,除了比正常婴儿小之外,没有什么差别,

但当医生们问她是否想把孩子放在胸前抱一会儿时,被她拒绝了,

“如果说我有什么巨大遗憾的话,那就是医生问我要不要抱抱孩子时被我拒绝了。”

“他刚出生就死了,我害怕看到他的模样,这件事让我非常遗憾。”

第一次早产的磨难仿佛只是序曲,接下来老天爷跟他们开了个更大的玩笑,

刚开始满心希望,后来都遭遇流产或早产,没有一个孩子幸存。

早产不但给Rowe造成了心理上的打击,也给她带来身体上的折磨,

由于医生没有帮Rowe把胎盘清除干净,导致她感染,差点危及生命,

Rowe不得不再次接受清宫手术,还接受了抗生素治疗,情况才慢慢好转。

Rowe休养了一段时间,仍在试图怀孕,2014年她第二次怀孕,